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强暴女明星
强暴女明星

强暴女明星

今日在电视城三座四楼的走巷其中一间化妆室内做清洁工作,无意听到中有歌星Twins 会在这里做宣传。我看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了。

  学会了易容的我,下午已作好一切的準备。正当锺欣桐和蔡卓妍的化妆师帮她们落妆后离去,就剩下她们的经理人。我扮作一职员走她们的经理人身旁说︰「王导演找你商量演歌的事,请你到他办公室谈谈。」姓李的经理人对Twins 说︰「我很快回来,等我才一齐走。」蔡卓妍作鬼脸抢着说︰「知哪,长气。」当房间剩得她们二人时,一个打扮清洁工人走进来。他暗中在空气间喷了一些气体,看似空气清新氧,其实是渐昏气。那人停止呼吸四十秒后,两女已神态昏迷似的。我拖着她们出房到下层另一间杂物室,地方尚算大。

  她们坐在大长凳上,给她们一杯茶喝。在三分钟内药力便发作,先是锺欣桐开始感到身体有点不妥当,下身竟有点痒痒的,而且身体开始热起来!而隔离的蔡卓妍也觉越来越兴奋,身体渐渐震动。

  一瞬间,锺欣桐已跪在地上,两手按着下体,开始喘气。而蔡卓妍躺在长椅上,双手捉紧自己的衣衫,两腿开始慢慢摩擦着。四分钟后,她们体内己充满慾火了。当然我见到锺欣桐和蔡卓妍都像是慾火焚身般摸着自己身体,十分之高兴,应是兴奋才对。

  我看见锺欣桐已经忍不住,坐在地上,拉下裤縺,扯下内裤,一手伸到阴部,微微发出呻吟声。而蔡卓妍她在长椅上翻来翻去,也终于顶不顺,跪着隔着衣衫在搾自己胸部,亦伸手到短裤内抚摸自己大脾两侧的嫩肉,口也呻吟着。

  我慢慢行近长木椅,就把自己的长裤内裤都脱去,弟弟还在睡下,我跪在蔡卓妍面前要她为我口交,阳具放入她小嘴中,我己感到一点兴奋.

  我控制着蔡卓妍的头,舌头和牙齿已刺激我的肉棒,令我的阳具渐渐增大加长. 我手亦伸至蔡卓妍两腿中间,扯下她早已被淫水弄湿的内裤为她带来更大刺激快感,一时间她更落力啜舔我的阳具。

  而锺欣桐在催情药作用下,不能再抵抗那边蔡卓妍和我的诱惑,就把自己的下身衣物脱光,方便自已继续自慰,在最终亦慢慢的爬过来,还说:「求求你们让我一齐玩 我 很痒啊 」我淡淡然说︰「那妳就服侍我的「噹噹」!」我指指蔡卓妍嘴下的肉袋,锺欣桐毫不犹疑地爬在蔡卓妍的头下,一口含了一她睪丸,在口里吸啜,此时的感觉简直妙不可言。蔡卓妍已经没法将我全条含住,我便开始做午间运动,用三浅一深的方法抽插着。蔡卓妍的口技尚算合格,而锺欣桐啜技也令我满意。

  就这样维持了约十分钟时间,我第一炮就送给蔡卓妍补补身了。当时我的性慾没有这样快满足,所以就游戏是必需继续的。我就坐了下来,就扯住锺欣桐的头髮,要她为我阳具清楚,当然是舌头及桃唇,不久原本软了的阳具也再次胀起,而蔡卓妍双手也不知不觉中在摸弄自己的下体.

  我见蔡卓妍的另一只手还在掏抓自己的乳房,我便顺手帮忙一齐抓。虽然蔡卓妍的胸只有三十吋,但搓起来亦有手感,双乳被三只手不停的搓弄,使蔡卓妍发出「啊啊」声响,而她自己的乳房也变得更胀、更硬。

  我见蔡卓妍差不多,就抽出在锺欣桐阳具,但当时锺欣桐已把她食指插入自己的股道内增加刺激。我离开锺欣桐后,就把蔡卓妍推在椅上,面向着椅,撑开她两腿,用上我的宝贝,在蔡卓妍阴缝间插去,不停快速磨擦,淫乱不堪的蔡卓妍只有大叫不断。

  「痛呀 我求求你轻力些 啊呀 好痛呀 」我就成全她这淫贱的处女蔡卓妍,转为二快一慢的节奏下运动。

  我只插了十几次后就放手,眼见淫水及鲜血流出,满心欢喜。随后我即继续挺起充满力量的宝贝,在满载淫液的美洞插下,又一阵狂叫。我随意在椅上的工具袋里拿出一支中型号的胶粒假阳具,叫锺欣桐走到我前面翘高屁股,我拨开她自慰的双手,用那胶阳具插入,就听到惊天的叫声「哗哗」。我就用这枝胶捧在她的股道里不断地磨,让她死去活来地叫,而增加了我的兴奋,更暴增了股道里刺激。

  虽然锺欣桐的股道很窄,不过插了二十几下后她便开始适应了,她双手抓着木椅,勉强支撑身体. 我的手也不空闲,在锺欣桐的双乳间狂搾,虽她的乳房只得三十一吋。我也将电动捧留在锺欣桐的股道里,一只手把她转过身,阴唇对住我,然后即扯着蔡卓妍的头髮令她擡起身,就塞她的头去啜将锺欣桐的水蜜桃,她越吸越起劲。

  就在这刻我觉差不多了,大力打拍蔡卓妍的屁股说︰「妳想不想接精呀!」蔡卓妍即时叫得更加厉害,除了体汗,口水眼水都标出来。「想 呀 射死我啦!」我接连几十下「推车」动作,而她们也洩了十多次了,是我再爆的第二炮的时候了。我不断振缩着,一声狂啸后,源源不绝的火弹强劲地射进蔡卓妍的子宫里,而她即时已经昏死了。

  我掉下昏迷的蔡卓妍,段估她至少三、四小时后才醒。我向下个目标行动了。

  当时的锺欣桐虽是迷迷昏昏的,但亦知自己的需要,双手仍是抓着胸前的小乳房。

  明显的两个乳房都有指甲痕,而且红涨非常,似两个小红球。我即时坐在她腹部上,锺欣桐显得十分兴奋,不断的哀求我:

  「啊呀 求求你插我呀 插我插 呀」我拒绝她,她只有用手指插下自己最痒的地方。我要吊吊她口胃,但我不是不做「野」的。我想一下动作,应该使锺欣桐吃不消的。我将那半软的东西抛落她的乳沟中,先是将两乳房由外压入来,慢慢的搓,渐渐用力压着将她两个小乳房,一齐的推上推下,令我有了兴奋感后,就用相反方向,一上一下的搓弄着,而她亦「啊啊呀啊 我 啊呀啊 你」的不明的声音。我一直像耍功夫的手在她胸部练起大极十三式,那两个小肉球顿变成红血球了。我回头看她下体时,她双脚不断地撑东橕西,桃穴又不断流出蜜汁,在我的浑身解数下锺欣桐已洩了十多次了。她那时只大叫着︰「我求阿 求求你插我啦! 插我 啊啊 」我看她已经差不多了,我站起来转身便坐下,先用手挖弄她的肉唇一会,她立刻大叫︰「好呀! 啊啊,挖深一些,我要呀!我要呀!」「妳要什幺呀?贱人!」「贱人要啜、要含、要咬、要吸、要 」锺欣桐已说不到了,因为我己经做着她想的事。只是一会,我脸上己被淫水汗液,如射尿般帮我洗面,而地方也满是她的淫液。我慢慢将身退后,大阳具由腹部、乳沟、直到她通红的脸。她接到我的宝贝后,第一时间放入口中,虽然只含入前四吋肉棒。她不断做我之前做的动作,己经使我差不多升仙。龟头被啜得力度刚好,令我不至极奋下射精,舌头灵活的转动,加上她双手的帮助,上下的套着,我真是欲仙欲死了。我也不是闲着的,嘴舌不断的钻着她的阴道口。就是这样不断的剌激下,锺欣桐又洩了几次。

  我看是开最后一次的砲了。站起身企在木椅边,将她大腿撑开,肉棒身就在她阴唇上磨着,手亦在她胸前耍太极一番。她又不断地叫︰「呀 呀 啊 呀死呀 爽呀 」又玩了约四、五分后,终于上正场了,一支巨形的铁炮升起,对準肉门口,顶上了锺欣桐阴道的尽头. 换来是更响的叫声「呀呀呀呀!」尖叫声直到我抽插了三分钟后才停止,而她亦短暂昏迷一会。

  我当然是一直动作。她在抽插中痛醒,又来尖叫,但这次就一分钟后才停止了,换来亦是尖叫「呀 爽呀 爽死了 呀 啊 不要停 求你不要停 插死我啦!插死我啦!

  哦哦 」

  我笑一笑︰「要更爽吗?」「要 要 我要更爽呀!」我将阴茎拔出,她立刻说「不 不要呀 」我看着阴道不断喷出爱淫。我坐在木椅上,将她抱起来屁股向我,双手抱住她的小腰,之后我閑着眼用心看。开始动行了,双手将她整个举起,到一定高度即放开双手,她自然向下沈,因我一早己教好位置,所以跌下就插入她阴道里. 由她的叫声就知她多幺的爽了。「呀呀 我死啦!插死我了 呀呀呀!」就是这样的冲激下做了五分钟,她己没有声音了。全身软软任我搅作,全无深浅的插击花心,我要留有余力来搅搅她后停庭嘛。将把软趴趴的锺欣桐拉起身趴放在木椅上,一手抓住锺欣桐的腰,接连几十下强劲的「推车」动作,令我又有欲仙欲死的感觉. 而锺欣桐其本上己没有反应了,因她已经昏迷了。我再来十数次后,终于强射出精液在她的直肠里.

  我休息一会后,将她们抱回化妆室,她俩当然是赤条条坐在椅上,我在她们胸前贴住一块血布,当然是她们的贞血啦,上面还写着「奸魔到此一游」的血字。

  【完】